• <bdo id="ca22y"><center id="ca22y"></center></bdo>
    <bdo id="ca22y"><center id="ca22y"></center></bdo>
    <bdo id="ca22y"><center id="ca22y"></center></bdo>
  • 當前位置: 聯商論壇  -   -  貼子
      |  

    主題:BOY LONDON“翻紅”,這樣的福氣你要不要?

    綠光仙境

    積分:48460  聯商幣:24428
      |   只看他 樓主
    BOY LONDON“翻紅”,這樣的福氣你要不要?

    BOY LONDON_龍湖杭州濱江天街店

    出品/聯商網&搜鋪網

    撰文/娜娜

     “品牌建立非一朝一夕,沖擊卻是輕而易舉”,這句話用來形容英國朋克潮牌“BOY LONDON”當下的處境再貼切不過了。

    近日,“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引發了全國輿論的持續關注,其中一名涉事施暴男子身著印有雄鷹圖案,并寫有“BOY”英文單詞的T桖,眼尖的網友一眼就認出這正是英國品牌BOY LONDON的T恤。緊接著,一張“遠離這類傳達人群”的圖片被廣泛傳播,其中的裝扮之一就是BOY LONDON服裝。

    隨著唐山這一案件的相關內容熱度居高不下,BOY LONDON也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成了網友們茶余飯后戲謔的對象。

    不少網友更是跑到了BOY LONDON官方微博、抖音以及天貓、京東等品牌銷售渠道上表達對唐山打人案件的憤懣之情,同時對品牌也進行了口誅筆伐,甚至要品牌出面道歉。

    當然也有部分網友表示,品牌是無辜躺槍,不應煽動對立情緒。

    目前,唐山這起案件的所有行兇者均已被抓獲,相信法律會給予公正審理,還被害者公道。但受案件的影響持續,BOY LONDON的日子怕是沒那么好過了,這對于本就在中國市場一直飽受侵權糾紛之苦、口碑乏善可陳的BOY LONDON來說可謂雪上加霜。

    “關店”風波

    去年年底,除了抖音平臺,BOY LONDON在天貓、京東的旗艦店均掛出了關店清倉的海報,表示品牌天貓旗艦店即將于12月月底正式關店,京東旗艦店雖未標明正式關店日期,但也醒目地標注了“限時拋售,一件不留”。彼時數據顯示,BOY LONDON天貓旗艦店粉絲為184萬,京東旗艦店粉絲66.9萬,抖音旗艦店粉絲為14.9萬。

    如今再次在天貓、京東、抖音三大平臺上搜索BOY LONDON可以發現,當初說要關店的天貓和京東旗艦店均還在,反而品牌在抖音上的旗艦店已于2021年12月31日正式關閉。目前,BOY LONDON天貓旗艦店粉絲為8萬多,與之前的184萬相去甚遠,京東旗艦店粉絲反而有了增長,達到了70萬。

    這是為何?難道真如當時不少人說的那樣,BOY LONDON關閉線上店的舉措不是真退網,更像是一鐘反向營銷?事實不然。

    從上述店鋪的一則公告中可知,BOY LONDON品牌原中國區域總代之代理權已于2021年12月31日到期,原代理店鋪已陸續關閉。自2022年1月1日起,安格洛(廣州)時尚產業有限公司為BOY LONDON品牌(含旗下BOY/BOY JUNIOR等品牌)所有權人合法授權的中國區域唯一銷售總代理。

    《聯商網》發現,當前BOY LONDON天貓和京東旗艦店的企業工商資質和營業執照顯示的企業名稱均是上海普珅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其獲得了安格洛(廣州)時尚產業有限公司的授權。

    天眼查數據顯示,安格洛(廣州)時尚產業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張鈞,此人也是梵金投資創始人。熟悉BOY LONDON背后商標爭奪戰的人肯定知道,梵金曾與深圳安格洛實業有限公司“死磕”BOY LONDON在中國市場的官方授權身份。

    商標爭奪戰

    BOY LONDON在中國市場的開拓伴隨著品牌一段錯綜復雜的商標和版權糾紛史。

    BOY LONDON發源于英國倫敦,是1976年由Stephane Raynor創立的英倫街牌,代表了“朋友、先鋒、自由”的精神,成立之初就打上了叛逆的標簽,不斷以一種顛覆性的理念挑戰傳統的服飾行業,大膽的圖案、寬大的T-Shirt剪裁等等都是標志性特征。從充滿青春的名字、大大的黑色背景以及“鷹”味十足的LOGO不難看出其潮流、頹廢、叛逆的色彩。不管朋克風和新浪漫主義浪潮時期,一直到深受夜店風和時尚達人的喜愛。

    為開拓中國及周邊國家市場,BOY LONDON于1997年成功在中國注冊商標。2001年在中國開辟的第一個店就是在廣州中華廣場“流行前線”,其后一直在推廣這個品牌,直至2015年、2016年一直在持續經營,BOY LONDON品牌系列標識廣泛運用于其所經營的各種商品上。

    1994年,英國安格洛公司為了開拓韓國市場,將BOY LONDON的商標轉讓給韓國寶成國際株式社會10年。合同約定在2004年到期后,商標必須無償轉給原轉讓人安格洛聯營公司。然而,后來寶成公司經營不善,并且違約在破產前將商標轉讓給了韓國自然人金甲琪。由此發生了金甲琪惡意盜用商標及在中國大陸搶注商標的行為。

    2004年寶成公司非法轉讓給金甲琪,安格洛公司去韓國起訴,但是由于地方保護主義作祟,韓國法院不受理。2005年,安格洛公司獲悉金甲琪要在中國申請商標,于是在2005年對金甲琪提起訴訟,這場官司一打就打了13年。

    2018年,1月18日英國安格洛公司與中國品牌授權方上海梵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在上海共同召開BOY LONDON品牌新聞發布會,正式宣告與“韓國BOY LONDON”長達十多年的商標爭奪戰維權成功。

    盡管這場發布會已然向外界表明了上海梵金作為BOY LONDON在中國的官方授權商身份,但對于BOY LONDON的中國授權爭奪戰還是在繼續。

    這邊廂,深圳安格洛實業有限公司宣稱是BOY LONDON在中國的獨家授權公司,那邊廂,上海梵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聲稱自己才是BOY LONDON的官方授權商,二者去年還打上了官司。

    2019年,深圳安格洛實業有限公司曾一紙訴狀將上海梵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及重慶龍湖地產發展有限公司商業經營管理分公司、重慶龍湖地產發展有限公司以侵害商標權告上了法庭。但自法院受理4個多月后,深圳安格洛實業有限公司卻于同年11月20日撤訴。

    有知情人士向《聯商網》透露,當初韓版BOY LONDON為了搶占中國市場,也在中國發展授權公司,這就有了后來各路人馬對BOY LONDON的授權之爭。

    而對于國內消費者而言,BOY LONDON素來有英版和韓版甚至美版之分。相對于英版BOY LONDON來說,韓版BOY LONDON是在英版BOY LONDON基礎LOGO和圖案基礎上再創造,而國內市場韓版BOY LONDON因設計和版型更適合亞洲人,相對更受歡迎,所以韓版BOY LONDON的市場比重更大。國產山寨力量更是干脆照搬韓版BOY LONDON。

    不過待到2018年的這場商標爭奪戰維權成功,大批銷售韓版BOY LONDON的實體店鋪一夜之間撤柜,電商平臺上的韓版BOY LONDON店鋪也大量下架衣服。

    國際潮牌的中國機遇和挑戰

    如今,隨著時尚產業的不斷更迭,潮牌作為時尚產業的重要分支也得到了充分的發展,加上90后、95后和00后正在成為大眾娛樂和消費的重要力量,潮流文化也逐漸從邊緣走向主流,潮牌服飾成為大批年輕人表達自我主張的穿著選擇。

    中國的潮牌市場已經喧囂一片,無論是外來掠食者還是本土的后進者,都在搶占市場份額。

    國際品牌首次進入中國市場,一般有直營、授權、代理、合資經營等方式。隨著對中國市場觀察和了解的加深,越來越多的國際品牌傾向于開直營店。除此之外,就是選擇與更熟悉本地市場的中國企業合作探路,包括獨家授權、代理、合資經營。后者會負責該品牌在中國市場的渠道打通、市場擴張。

    國際潮牌在中國快速獲取影響力,離不開中國授權商、代理商、經銷商等一干企業的推進助力。如美國運動潮牌Champion近年來在中國名聲大噪,業績持續強勁,為了更快開拓市場,Champion今年在中國地區又擴充了授權商隊伍。

    對于很多國際品牌而言,中國市場遍地黃金,充滿了機遇,但這片希望的土地上同時也暗藏各種挑戰。隨著中國本土時尚產業的長足發展,本土潮牌逆勢崛起,國潮勢力勢不可擋,迅速搶占消費心智,進一步擠占了國際潮牌的生存空間。另外,廣闊的中國市場也是各種山寨和抄襲滋生的溫床,正品面臨著巨大的打假壓力。商標紛爭也是國際品牌經常會踩到的坑。

    如何在中國市場講好品牌故事,俘獲消費者芳心的同時抵御各種風險,經受考驗,是這些外來時尚巨頭們必須思考的問題。

    ---------------------------------------------------
    飄柔,就是這么自信~!
    回頂部

      快速回復 高級回復
    用戶名:   密碼:   [注冊]
    [Ctrl+Enter直接提交帖子]  



    網站簡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ICP證:浙B2-20070104

    优雅美妇娇羞迎合
  • <bdo id="ca22y"><center id="ca22y"></center></bdo>
    <bdo id="ca22y"><center id="ca22y"></center></bdo>
    <bdo id="ca22y"><center id="ca22y"></center></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