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ca22y"><center id="ca22y"></center></bdo>
    <bdo id="ca22y"><center id="ca22y"></center></bdo>
    <bdo id="ca22y"><center id="ca22y"></center></bdo>
  • 用戶登陸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她帶隊,字節系VC正式來了

    來源: 投資界 楊繼云 戴昌洲 2022-08-14 11:27

    字節跳動系VC終于來了?

    投資界獲悉,日前Jet Commerce(杰晞品牌管理(杭州)有限公司)正式完成超6000萬美元的B輪融資,由錦秋基金、隱山資本、浙江絲路基金聯合領投,惠友資本等機構跟投,現有股東ATM Capital繼續加持。值得一提的是,錦秋基金與字節跳動關系匪淺。

    Jet Commerce成立于2017年,總部位于浙江杭州,并在印尼、泰國、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均設有子公司。乘著國內跨境電商及物流出海東南亞的大潮,Jet Commece迅速崛起。一個月前,“北京錦秋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中基協完成備案,這是錦秋基金備案后的第一筆投資。

    資料顯示,錦秋基金由原字節跳動財務投資負責人楊潔帶隊,創始成員不乏字節跳動財務投資團隊成員。早在一年前,字節跳動就曾計劃推出全新創投品牌“錦秋創投”,而錦秋家園正是字節跳動第一個辦公室。經歷了互聯網戰投風波后,我們看到與字節跳動關系深厚的錦秋基金來了。

    一位中國80后在東南亞創業

    秋基金剛投了

    Jet Commerce雖然頂著一個洋名字,但CEO兼創始人Oliver Yang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中國80后。

    2005年,Oliver Yang本應像國內大多數高中畢業生那樣留在國內上大學,但發生了一個小插曲——他獲得了一位印尼華人資助的本地大學全額獎學金,于是年僅18歲的Oliver Yang踏上了前往印尼的旅途。

    那時的Oliver Yang沒有想到,自己會在印尼這個異國他鄉待上12年,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在東南亞這片土地上開創一番事業。

    經過四年的學習生活,Oliver Yang對印尼以及東南亞的了解日漸加深。畢業時,出于對東南亞日后發展前景的看好,他選擇了留下,第一份工作是在印尼當地一家零售集團做采購。

    彼時,中國已經成為“世界工廠”。國內完善而強大的供應鏈和逐漸興起的電商經濟,給在印尼做零售采購的Oliver Yang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也成為日后他在跨境電商品牌出海領域創業的第一道伏筆。第二道伏筆則是Oliver Yang在東南亞物流企業J&T Express(極兔速遞)的工作經歷。

    2015年是Oliver Yang來到印尼的第十年。這一年,極兔速遞在印尼成立。剛剛嘗試過第一次創業酸甜苦辣的Oliver Yang加入了這家創立伊始的物流公司,擔任區域負責人一職。

    國人對極兔速遞最大的印象,便是它像一只攪局的兔子,在2019年進入國內快遞市場后在業內掀起了轟轟烈烈的價格戰。其實在此之前,極兔速遞已經是東南亞地區數一數二的快遞獨角獸。

    極兔創始人李杰與陳明永,一位是原OPPO印尼地區負責人,另一位則是OPPO的創始人之一。當OPPO于東南亞攻城拔寨時,李杰與陳明永便意識到快遞物流在這片新興藍海市場的重要性,尤其是東南亞電商Shopee與Lazada的崛起,讓極兔速遞迅速投入電商快遞的懷抱。

    一個新興產業崛起,產業鏈上每一個環節都是相伴相生。任職于極兔的Oliver Yang這時也嗅到了新商機。2017年,他觀察到在東南亞一些品牌的銷售渠道開始從線下轉移至線上,既然電商平臺與物流體系均已搭建,做電商運營自然水到渠成。同年,Oliver Yang在印尼創立了Jet Commerce。有意思的是,極兔速遞的英文名稱J&T Express中,J也是指Jet。

    近水樓臺先得月,Jet Commerce成立后的首筆訂單來自OPPO。公司針對OPPO品牌進行相關營銷與運營,甚至設計包裝盒以提升品牌形象與用戶體驗。在Jet Commerce的服務下,OPPO線上銷量大增。打出名氣后,Jet Commerce的客戶也從OPPO擴大至資生堂、大疆、寶潔、三只松鼠等知名品牌。

    新冠疫情爆發后,東南亞線上電商市場邁上一層新臺階,成為國內跨境電商重要輸出地。依賴早年前瞻性布局,搭上東風的極兔截至去年11月最新一輪融資,估值已達200億美元。同樣站上風口且具有一定本土優勢的Jet Commerce,也開始進入風險投資的視野。

    而作為領投方之一,錦秋基金創始合伙人楊潔罕見露面,她分享自己的觀點:東南亞電商滲透率高速增長,電商及相關基礎設施蓬勃發展。

    字節成立一家獨立VC?

    她帶隊,戰投部老員工到位

    這應該是錦秋基金成立后的第一次出手。

    錦秋基金,一家與字節跳動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VC基金——今年7月15日,“北京錦秋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中基協完成備案,而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正是字節跳動原財務投資部負責人楊潔。

    備案信息顯示,錦秋基金成立于2022年3月30日,是一家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注冊資本1000萬元,其中由楊潔認繳出資99%,另一名自然人臧天宇出資1%。

    楊潔是誰?在成為字節跳動一員前,楊潔在創投圈已有豐富的經驗,她曾先后在知名本土創投機構深創投和同創偉業任職,一路從分析師、投資經理,做到高級投資經理、TMT投資總監;更大的轉折是在2014年,楊潔加入紅杉中國,出任副總裁,兩年后她又加入了字節跳動,并在2020年字節財務投資團隊成立后成為負責人。

    在脈脈上,楊潔的簡歷依舊停留在“字節跳動投資總監”一職:

    種種跡象表明,錦秋基金許是字節跳動成立的一家獨立VC基金。早在2021年初,投資界就獲悉字節跳動有意將投資團隊獨立,進行市場化募資;時年8月,字節跳動將旗下投資公司原天津字節跳動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更名為天津字節跳動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擁有了基金管理人——即GP身份,意味著有資格對外進行募資;隨后消息稱,字節原計劃在2021年推出全新創投品牌“錦秋創投”,這也驗證了上述籌備獨立募資的舉動。

    這一次,錦秋基金真的來了。熟悉字節跳動的人都知道,錦秋家園正是字節跳動第一個辦公室,也是整個集團起家的地方,承載著張一鳴深厚的感情。若非基金本身與字節跳動有著極強關聯,后期才加盟字節的楊潔似乎并沒有太大必要保留“錦秋”這個名稱。

    盡管在備案信息中,出資人未見“字節跳動”,但投資界從接近錦秋基金的知情人士處獲悉,年初至今,由于字節跳動投資團隊發生較大調整,楊潔所帶領的財務投資團隊去向不明。

    如今看來,他們似乎剛好利用這段時間成立新基金、設立主體、募資!凹热唤辛隋\秋這個名字,字節或者張一鳴在資金上都會支持一些!鄙鲜鲋槿耸扛嬷。正所謂,“扶上馬,送一程”。而界面新聞也曾報道稱,字節跳動原計劃對該新基金出資約兩千萬美元,不過目前該信息并未得到確認。

    投資界從錦秋基金官方平臺了解到,7月25日,錦秋基金正式開啟招聘——崗位包括投資副總裁、投資經理、IR、以及投資實習生。關于機構的介紹中,他們寫到:

    錦秋基金由原字節跳動財務投資負責人楊潔帶隊,創始成員均在字節跳動財務投資及其他知名頭部機構有豐富的投資經驗。錦秋基金致力于尋找用科技創新推動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優秀企業和企業家,同時為投資人帶來豐厚回報。

    大廠戰投走向獨立時代

    開啟招聘的同時,錦秋基金也發布了被投企業“Syrius炬星”B+輪融資的喜訊。這是一家自主移動機器人公司。公開資料顯示,字節跳動曾在2021年8月對Syrius炬星進行2000萬美元的領投投資。

    同Jet Commerce一樣,Syrius炬星自2018年成立起就瞄準了海外市場——目前錦秋基金官宣的兩家被投,無一例外都與出海相關。在投資了Jet Commerce后,楊潔公開稱,“錦秋基金致力于尋找擁有全球視野,用科技去影響并改變世界的優秀企業和企業家!

    這也是錦秋基金無法避開字節跳動關系的另一方面——多家字節此前投資的公司中,楊潔依舊擔任董事、執行董事,例如未來機器人、設序科技、東方鴻鵠等。

    至此,VC圈目前普遍認為:錦秋基金或許就是字節跳動的獨立GP,擺脫大廠戰投部的身份,獨立闖蕩創投圈。

    眾所周知,今年以來互聯網大廠戰投遭遇一系列低谷。1月19日,一條關于“字節跳動戰略與投資部解散”的消息不脛而走,其中,原戰投一號位趙鵬遠帶5人轉去總裁辦,負責公司整體戰略;財務投資團隊基本全清,總體涉及到字節戰投部近百人。

    當時,字節跳動相關負責人回應稱,公司年初對業務進行盤點和分析,決定加強業務聚焦,減小協同性低的投資,將戰略投資部員工分散到各個業務條線中,加強戰略研究職能與業務的配合。相關業務和團隊還在進行規劃討論。

    直至今年3月消息傳出,原字節跳動財投部門tech組負責人已轉崗進入字節旗下辦公平臺飛書的商業化團隊負責相關業務,這也是字節跳動投資部門被傳裁撤后首次出現相關人員的調整信息。

    前不久,字節跳動剛剛收購了一家高端婦兒醫院——美中宜和,不過,牽頭這個事件的是字節旗下醫療科技相關主體。由此可見,字節或將部分具有戰略協同意義的投資,交由各個業務BU線條,而一些與集團主營業務無甚關聯的投資,或將通過獨立GP基金進行。

    事實上,CVC獨立募資已屢見不鮮。去年以來,在中基協備案私募基金管理人身份的公司包括華為旗下哈勃科技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小米私募股權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三六零(北京)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天津字節跳動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等,戰投的獨立時代已然到來。

    這是互聯網大廠戰投的一個分水嶺。如今可以明顯看到,無論騰訊、阿里,還是字節跳動、美團,在投資節奏上都不約而同慢了下來,以往沿著流量和平臺邏輯的投資案例蹤跡難尋,那個“贏者通吃、一家獨大”的時代正被打破。

    進入硬科技時代,互聯網CVC風光已去,反而華為哈勃、寧德時代等非平臺且具有科技屬性的CVC慢慢占據主流舞臺。不像互聯網,硬科技的周期更加漫長,投資風險極高,需要巨量資金投入。更重要的是,硬科技企業不太會出現像互聯網這樣超級巨無霸的“唯一贏家”。

    8月11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布關于公開征求《關于加快建設國際財富管理中心的意見(公開征求意見稿)》意見的通告,其中明確規定:支持大中型科技企業設立企業風險投資基金(CVC基金),經認定符合條件的CVC基金可參照股權投資、創業投資企業享受一次性落戶獎勵、投資貢獻獎勵、退出投資收益獎勵、購房租房補貼等政策。

    日漸克制的互聯網戰投部,何去何從?要么不遺余力投向硬科技,轉型成為一家硬科技CVC;要么像字節和錦秋這般,單獨成立VC基金?偠灾,以往所向披靡的時代已經遠去。

    本文為聯商網經投資界授權轉載,版權歸投資界所有,不代表聯商網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优雅美妇娇羞迎合
  • <bdo id="ca22y"><center id="ca22y"></center></bdo>
    <bdo id="ca22y"><center id="ca22y"></center></bdo>
    <bdo id="ca22y"><center id="ca22y"></center></bdo>